八桂网 >> 真情 >> 挚爱亲情 >> 斯大林和他的女儿 > 正文

斯大林和他的女儿

来源:来自网络 发表时间:2009-05-06

  直到2008年初冬,和她同住在一家敬老院多年的老伙计们,甚至都不曾知晓她的真实身份。这个一直被人唤为“拉娜”、总穿着波西米亚棉布长裙的女人,时年82岁。这个目光依然澄澈犀利,高傲又喜怒无常的女人,美国名字是拉娜·彼得斯。

  斯大林娜·阿莉卢耶娃是被她深埋于心底,轻轻碰触都会像刀尖直抵心脏一样疼痛的名字。这个名字背后,还有一个名字叫斯大林。斯大林,是斯大林娜·阿莉卢耶娃的父亲。

  但是许多年来,斯大林娜都坚决否认这个事实。自从1932年,母亲娜杰日达·阿莉卢耶娃神秘自杀,6岁的姑娘斯大林娜,便不再承认自己是斯大林的女儿。“如果你跟我说‘斯大林’这几个字,小心我揍你!”小小的她总执拗地认定:“自从妈妈死后,我就成了孤儿。”战争或饥饿于她并不刻骨铭心,让她耿耿于怀的是自己的姓氏,是“可恶”的斯大林。

  只是终其一生,斯大林娜无论如何也逃避不了父亲。17岁,她被父亲逼迫选择了历史系;21岁,斯大林为她安排了绚烂却悲怆的婚姻;1953年斯大林离世,27岁的斯大林娜右手腕上的一只银质手镯被无情没收,那是母亲离开后,斯大林娜背着父亲从母亲手腕上取下来的,是父亲留给母亲的惟一纪念。银质手镯没有了,那个多年来让她畏惧、讨厌甚至窒息的人不在了,斯大林娜决绝又兴奋地将名字改为斯韦特兰娜。她以为,这个世界从此便没人知晓她与斯大林有什么关系了吧?这么多年来,她原本就不曾与斯大林有多大干系。

  早在年少的时候,她就想离开苏联。斯韦特兰娜曾多次在深夜悄悄离开,带着对从记事起就没见过几次面的父亲的仇恨,带着对阴郁离世的母亲的愧疚与眷念,但每一次,她又都会在清冷的清晨回家。那个妈妈永远回不来,父亲也可能永不再回来的孤独的家,她总觉得自己还能等回来什么,纵使是个被所有人嘲笑的着名的孤儿。从15岁起,斯韦特兰娜就开始不断恋爱,她在青春岁月里结了许多次婚、不止一次兴奋又痛苦地成了母亲,她的幸福总是偕着痛苦,美好总是伴着邪恶。

  因为,她是斯大林的女儿。

  后来,斯韦特兰娜决绝地抛家弃子,像那个年代许多叛离苏联的人一样逃往美国。她和一个有着斯大林一样睿智冷漠眼神的英俊男人恋爱和结婚,然而好景不长,尽管斯大林已经离世,尽管她不名一文甚至不曾拥有一只能证明身份的银手镯,全世界还是很快就知道了她就是斯大林惟一的女儿。有些不识趣的人当着她的面说:“你是那个男人惟一的掌上明珠。”

  在美国她依然无处遁形,于是,她带上女儿奥尔嘉,仓皇地逃往伦敦,尔后又逃回苏联。最终,女儿奥尔嘉在苏联走丢了,她对这个地方的恨至此无以复加,于是,孤身一人再次回到美国。

  时间轮回至1985年,斯大林娜已经60岁。她孤身一人,与所有子女都失去了联系。她改名为拉娜·彼得斯,声嘶力竭地重申“我不是斯大林的女儿!”

  她曾多次出离愤怒地对着从俄罗斯远道而来的记者吼道:“别扯上斯大林,我不是他的女儿!”但是2008年初冬,当俄罗斯《真理报》记者将那枚被藏匿50多年的银手镯套在她青筋暴突的手腕上,叫她斯大林娜时,这个脾气执拗、从不掉眼泪的老人声音轻柔地说:“是的,我是斯大林娜”。停顿片刻,她眨眨眼睛补充,“可是,我并不想做斯大林的女儿”。

  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吧,她第一次那么骄傲又平静地,以一个普通女儿对父亲的方式,吐出了“斯大林”这三个字。